中國武術源遠流長而且複雜多變,但在明朝以前尚未形成真正的門流派系,大部份是以人名拳,例如明朝戚繼光所著的『紀效新書』一書中拳術方面所提到的如『呂紅八下、綿張短打、山東李半天之腿、鷹爪王之拿、千跌張之跌、張伯敬之打』等,主要是某人某拳出名。至明末清初逐漸有門派的形成,門派的形成或由同一拳種發展而來,如華拳門、長拳門;或由某一門戶不斷吸收改進而成,如少林拳;或由某人或某些人集大成而發展,如洪拳、蔡李佛拳、螳螂拳等;但每一門派,除招式套路的傳承外,賴以維繫其門派之發展而不墜的,尚有道義(道德)規範武德 及內傳心法,也就是所謂的每一門派的『道統』。

每一門派心法各不同,心法是一門派的特色所在,如長拳最基本的心法要求是動作樸實俐落、大開大合,其氣勢之磅礡如長江大河,滔滔不絕。呼吸方面則以自然為原則,要求以鼻呼吸,以身形開合調整氣息,並掌握沉、穩、自然的要訣。(詳見陳清河老師所編著之『長拳之門』之拳術要領)。

洪拳心法在於呼吸、吞吐及身形勁法的配合;洪拳虎形要求以氣催力,勁貫骨髓,氣勢雄壯,剛勁猛烈 。蛇形則以柔勁為主,配合流橋勁,以氣帶身表現『飄、纏、伏、標』四訣。

法不同,功就不同,施什麼法就得什麼功,拿啞鈴練出來的肌肉一定跟打沙包訓練出來的不同。又如工字伏虎拳中的三度橋手一招來說,它的法門見機於虎形剛勁的基礎上,所以練習時應沉而緩,最後加重,氣運指尖,勁貫骨髓。若是運用長拳的原理,甚或蛇形拳的心法來練習,我們不敢說如此練習沒有任何的功,但絕對不會是我們所要的三度橋手的功。我們常笑人家南拳北打或是北拳南打,或是拿起刀劍像棍棒耍,或是打起虎拳像病貓,打起蛇形像鐵枝,這全是因為不明瞭拳術的特性,不了解法門所在,如此練習的話,抓不到拳術的內涵東西,充其量祇能稱為運動,不能稱為練拳。

何為內家?何為外家?拳術內外家之分,始見於明末清初黃宗羲撰的『王征南墓誌銘』中,在此之前拳術並無內外家之分。又據『少林拳術秘訣』載:『何以謂之內家,即俗世間普遍之稱,如佛門之所謂在家出家是也;外家者及沙門方外之謂,以示與內家有區別。』由此可知以前所稱的外家拳術,乃指方外之人所練的武術,如少林拳即為外家拳術之代表,而內家拳則指一般民間普遍流傳的拳術。黃宗羲所分的內外家,也祇是指內家拳與少林拳。

至清末太極拳盛行 才有人把太極拳、形意拳、八卦拳,劃為內家,少林等其他拳術,歸於外。因為他們乃就字義上來分,認為太極、形意、八卦必著重在內在鍛練,不同於少林拳等外家的著重招式,而後又有太極拳經等的推波助瀾,以後的武術家乃均依此而分。

談到內外家孰勝孰劣?其實每一拳術均有奇特的特色及生命力,從先民不斷的創新演變中能如此歷久彌新的流傳下來,自有其一定的道理存在,拳術的好與壞,看練習者是否能抓到法門訣要。

以前太極拳多文人練習,他們比較有辦法對其拳理拳性多作闡釋,將其理論推到很高的境界。但也因為文人論武,紙上談兵,使它們的理勝於拳,理論上所能達到的,凡人不一定能達到,造成眼高手低。而一般外家拳術,多為普通人所習練,識字不多,心法要訣多靠口授心傳,傳之既久,或斷代失傳或斷簡殘編,間或有一二人能發揚而著書立論的,畢竟不多。因此、大多數的人便多以為,所謂內家拳,著重內功,用意不用力,而外家拳則只有外架套路而已。其實不然,學過洪拳的人都知道,拳訣中特別 強調氣息勁道的鍛鍊;『拳術主氣,氣強力大,練分內外』『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均可證明洪拳著重氣息內勁的鍛鍊。而洪拳又是南派少林拳的代表,可謂外家中之外家,只因多數的人不了解每一拳派的真正內涵,又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並造成了今天內家拳與外家拳的誤解了。

陳江山教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