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清河老師

「長洪武學是一門中道武學,也是一門生活武學,這是本門的中心觀念。」
「長洪武學」是長洪宗師 陳創辦人 清河先生所創,所著之文獻即開宗明義(詳見2011年第十六期長洪武學縱橫),當中對「長洪武學」有精闢的闡述,因其具備多重面向,故以「中庸之道」的概念貫穿,最終達到自然,行之於日常生活。
在此提出供大家查閱,希望能對長洪武學有更多的認識瞭解,以避免斷章取義、以偏概全,或者誤解誤用。

第九屆會長 曾慧美教練引言

基本源流與觀念
長洪武學是一門中道武學,也是一門生活武學,這是本門的中心觀念。它是建立在傳統的南、北派與內、外家之間的武學系統,然後突破外架套路的枷鎖,轉以內在空間與氣息生命做為主要的學習主軸與訓練方向,讓它成為能動、能靜、能快、能慢、 能輕、能重的用力與用勁自如,也就是傳統武學術語中,所要求的<剛、柔、巧、活>四者並存與互用的武學系統,不會侷限在於窄小的用力方式與練習空間的一門武學。
當然,開始建立在以傳統北少林長拳、南少林洪拳及古稱長拳的太極拳等基礎上的源流是本門的根本,這是無庸置疑的。只是基礎源流不能只是千百年一成不變與無法進步的守舊與敝帚自珍,或者只是衣缽袈裟的外在架式和軀殼。所以,要再進一步的解釋本系統的武學觀念與內涵,就不得不進一步的來探索從李白詩歌<廬山謠>所修改出來的<長雲萬里動風色,洪濤九仞騰古江> 這兩句詩文了。
因為本門的武學追求是<以拳來傳道>,並非只是練套路的圖像識別而已,也就是要深入探索武術的生命力,才是長洪武學的真諦。所以將長拳與太極拳所追求的連綿與大開大闔,和洪拳形拳中的多重變化與細膩,整合出上述的兩句話,並以此建立起長洪武學所依循與要達到的境界就是<乘天地之正而馭六氣之變>的 <常>、<變>之道。除此之外,更以正、反、合觀念的整合與深入探討來尋求進步的空間與方向目標,這也是長洪武學用以要求改變用力方法的武學基礎根據。

以武學生命為探索
長期以來,筆者一直在探討武學的內涵與真義,希望能夠將它深度化與生活化,因此在學習的其間不斷的努力與探索,希望能夠找到他的生命力。有幸的在機會下走入了武學教學這一條道路,也讓自己能夠從疑似紙上談兵的窄小,走入面對不同族群、不同需求、與不同歲月之下的學習者、進修者與愛好者…。因此逐漸的對於武學的完整性也越來越清晰。因此,筆者提出必須< 拳道、拳理、拳架、拳功>四者並存才可以成為傳統的武學。
因為大部分的武術追求者,大都在招式與套路的外圍執著,或者多了一些的理論基礎便以為是整體的武術,而對於天人之際的人與自然的生活體驗與人與人之間的有守、有為等,不能探求與作為準繩。因此,大多不能成為有生命力的武學觀,只為機械化、體操化的武術動作而已。為了要達到追求武術生命力的武學方向,以身體、氣息、意念的內、外空間變化與練習重點,便是長洪武學的深度訓練目標方向。
就如長洪武學中的定步武學訓練來說,它即是一門空間武學。我們把<拳打臥牛之地>的範圍更縮小到<拳動立足之所>,將本來以身法、步法等外在空間的進退轉折變化,轉以內空間的轉化與流動,讓整套拳法或者兵器能夠在更小的範圍之間揮灑自如,絕不是一般門派中,定步套路只是不動的簡化與限制。我們要的 是更細緻、更快速、更流暢的表達,這種以內息轉化來帶動身法與步法在立足之所的要求,是為了讓武學能在更窄小的環境下都 能無礙的表現,不論是行、坐、臥或者位於山巔、水邊、辦公室 或者臥房…,這也是長洪武學中<道法自然>的一環。

陳清河 老師贈<長洪武學>匾額給南非德班武館

長洪武學是生活武學
當然對於用力方法的細膩度以及推動武術生活化,更是長洪武學學習的基本方向。為了要讓學習者在這一方面能有所收穫與心得,長洪武學進一步的在傳統的<點、打、摔、拿>方面,提升 至以技巧性、技術性、以及程度性三個層次來訓練,務必達到武 學用法上與練習上的細緻化以及藝術化的目的。
首先要能細緻,必須對於所學的基本觀念的建立與確立才可,長洪武學在對於初學程度一直到達高級,都是一貫性的理論與道理,不會有觀念與要領的衝突與不相融,要能達到這一個能力,才能夠真正一步一步的深入,否則只是練習更多的不同招式與套路而已,永遠只是初淺的高級套路與初級套路,不會有入門套路的生命化與高級化、深度化的提升與用力的細緻。因此,以一套初階學習的連步拳,在認真研究二十年之後,還可以更細膩的在基本觀念下看到多重的空間與不同的程度,這正是長洪武學推動武學深度與細緻化的特色。
另外,在於生活體會與生活應用更是本門非常重要的一環,要能在生活環境中應變自如與恰到好處,才是武術學習的大乘。這一點有別於一般傳統門派的機械式練功方式。筆者從小即是在困苦的農村環境成長,開始學武的目的,只是為了更輕鬆的因應當時的環境,之後更是在生活武學方面深入的體會與研究,所以能夠在很多的方面提供大家線索與方向,不會只是一些道聽塗說的光能說教,而無法實際確切的身體力行,或者只能撿拾膚淺的皮毛。
因為,要能生活化,必須以武學觀念與生命為中心,然後貼入生活,這樣才可以達到工作中練功的能力,例如以氣息的引導 來達到<打拳如走路>的另一層境界,走路即是練功。能夠讓武學 的生命隨處啟發的長洪武學觀念,讓我們即使處於不同的環境之下,都可以做到武術生活禪的能力與自然。

長洪武學是中道武學
<中道>是中國哲學的中心思想與遵循方向,不論從古<尚書>中的<允執厥中>或者偽古文尚書的<人心危危、道心微微,唯精唯一,允執厥中>的描述從堯傳舜的傳承箴言,都是中國哲理的中心,即使到儒家的<中庸>一書也是講求<不偏不移,無太過與不及>的中庸之道,這都是中華文化中生活哲學的精華,也是長
洪武學追求人文與自然的基本元素。
長洪武學引<中道>的觀念,是以武體拳道的自然與人文精神,讓武學能夠在神髓上達到天人合一的哲理境界。這不是攀龍附 鳳的庸俗,或者是八股不通的老套宣言,而是以長洪武學的武學 觀念與要求來映照的精髓所在。
因為長洪武學的理論是建立在內中心線與重心的基本要求上,配合三關九節的開闔,以達到平衡、協調、靈活的基本身法,以及要求圓轉回中的迴力觀念,絕不是一般的反作用力而已。更進一步的以陰陽與內中心線的觀念建立起勁氣不回頭的連綿與圓潤的不斷,讓它在內在中迴流與延展,這都是必須在中定與穩定 等不偏不移的前提下才可以達到的。再者意念的守中與轉換點之後的重心轉移,還能夠發揮圓轉而不偏和閉氣等僅能用硬力的窘態,更是中道武學的精要所在。能夠掌握到這一點,則可以在活 動與跳躍等變化的前提下改變輕重,讓武學的<中>不會徒具形式與無法移動的笨拙。

長洪武學是一門武術生命探索與哲理傳承的武學
我們一直在強調武學生命重要性與價值,所以長洪武學對於這一方面都把它當作是中心觀念與傳承要求。就如同中華文化的傳承中,不論是孔子的<刪詩書、定禮樂、贊周易、修春秋>,或者到宋、明理學學派之中,不論是心學的陸九淵到王陽明,或者自周敦頤到集大成的朱熹等,雖然都以儒家經典為教學範本,卻都是以新面貌所呈現的新儒學,這差別就在於生命的傳承與探索,這就是我們多年以來所講求體驗精神與心法傳承的武學之道。
因此,從開始不斷的十五年以傳統武學的追求與學習,甚至到了教學前十年之間的依循傳統,以二十五年的遵守與深入了解,都是為了讓探索的武學觀念更真切與成熟。不會僅如一般的武術學習者,僅在三年五載的淺見之後,就侈言傳承;或者,從不願也不能深入了解差異與謬誤的盲從,也僅能以皮毛知識的套路作為神秘的傳承教學與輩分自居。
當然,武學的價值在於體用兼備的生命本體,並非招式而已,就如同老、莊、易經…,對於內涵解析與了解,並能貫通與應用於生活,遠比只會背誦還重要。所以,筆者對於學習者所要給予的基本觀念與方向,一直都會在教學上一步一步的講解與示範,直到多年之後才具體的提出本系統地武學中心與觀念,來做為長洪體系的特色。這一套理論依據就是<對於三關九節的開闔與平衡,再以中線、重心為依歸的圓轉,並配以陰陽路線,佐以內、外空間之學的意念、空間、形勢>共同建立起長洪武學的中心觀念與學習重心。對於長洪武學來說,套路是工具、是樓梯,它是讓我們前進的教本和道具,並非本體。因此,長洪武學對於傳統套路的來源與系統都是尊重,只是不會盲從與自限,因為<江海之所以成其大者,不擇細流>。長江的源流是金沙江,可是長江之壯、之美,是因有其獨特的生命價值,否則僅能是為金沙江之細流或者支流罷了,不需獨立名稱。
長洪武學所傳承雖非如江海之不擇細流,但對於生命力的整合與方向的明確性,都不斷地在淬鍊與精煉進化,不會墨守成規的不知變通,或者僅是拘泥在瞎子摸象的片面枝節,我們要如太史公<司馬遷>寫史記時所秉持的志向<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來做為武學的變通,這才是精神所在,也才是我們能夠存在與延續的生命動力。
 

結 語
子曰:「吾道一以貫之」,武學的道路更是如此。因為武學是一門身體力行的功夫,更需要有一貫的觀念來調和肢體、氣息、意念的不同層次。多年來,筆者致力於這方面的整合,以一貫性的心法來駕馭如六氣變化的各門武學,使其如易經八卦的相磨、相盪,仍能合於規矩。長期以來長洪武術即以此方向來奠立心法傳承,至今已有初步的成果。
今年夏天再度前往南非講課,在面對所贈於德班館十周年的匾額<長洪武學>四字,並且被奉為其學校名稱。既是長洪武術學校,就必須讓所有的人了解其精神與武學的中心內涵,因此特寫此篇文章來再次說明長洪武術的體用與生命力,讓所有學習者更能了解、更能夠知道自己所應該追求的方向。

2011年八月 陳清河老師於尚比亞教拳